评韩春雨撤稿:科学能够“自净” 媒体可以监督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3 16:43
  • 人已阅读

拉着妈妈一同走 旭日柔滑地照着大地,整个世界酿成了金黄色的,我和妈妈一同走在公园里,妈妈用她那温文的手摸着我的头说:“唉,日子过得真快,一想到我以前仍是一个小不点儿,到如今我都有女儿了!”“哦?”我拉着妈妈的手一边走一边问起了我小时候的故事。 小时候 小时候,我天天晚上都要喝了牛奶才睡觉。 天天我上床了,妈妈便从厨房里拿着装满牛奶的奶瓶走进去了,走到我阁下一边小小的喝了一口,一边说:“来,喝了它吧!温度刚恰好。”看着我甜甜地喝着,妈妈的嘴角边挂着幸运的浅笑。 就如许我躺着喝完了牛奶,也悄悄地睡着了,有时在梦中认为妈妈来给我盖被子呢! 开初呀 开初,我慢慢地长大了,很多事情能本身做了,妈妈好像显得不那末重要。 当时,有本书是在孩子圈中风靡一时,那本书是《查理九世》。天天在黉舍里,课间无趣时从书包里拿出版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。 晚上,我拿着小熊娃娃上床了,然而睡不着,由于《查理九世》很恐怖。百般无奈,只好“噔噔噔”地爬上楼和妈妈一同睡,抱着妈妈的手睡觉,有种温暖的安全感。 如今 如今,我起头认为妈妈很絮聒,然而我的心里是爱着妈妈的,我晓得,妈妈给我加衣服是为了不让我冷;妈妈说我大意是想让我好好学习…… 妈妈我爱你,时间会流逝,若是您慢慢老去,您的青丝乱了我会帮您梳理;您皱纹变多了,我会为您买颐养品……我永恒爱您!